蜉蝣头

皎皎鸾凤姿

元白26字母题

有几个题目卡了一个月也写不出(好吧主要是懒得想)然后就删掉了´_>`
个人阅读量有限 欢迎交流 欢迎捉虫(比心)

Adventure(冒险)

常憎持禄位,不拟保妻儿。
养勇期除恶,输忠在灭私。

Angst(焦虑)

眼前故人少,头上白发多。
通州更迢递,春尽复如何?

Crackfic(片段)

良时光景长虚掷,壮岁风情已暗销。
忽忆同为校书日,每年同醉是今朝。

Death(死亡)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否。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自识君来三度别,这回白尽老髭须。
恋君不去君须会,知得后回相见无。

Fantasy(幻想)

待君女嫁后,及我官满时。
稍无骨肉累,粗有渔樵资。
岁晚青山路,白首期同归。

Fetish(恋物癖)

怜君别我后,见竹长相忆。
长欲在眼前,故栽庭户侧。

Fluff(轻松)

一为同心友,三及芳岁阑。
花下鞍马游,雪中杯酒欢。
衡门相逢迎,不具带与冠。
春风日高睡,秋月夜深看。

Future Fic(未来)

劝君休作悲秋赋,白发如星也任垂。
毕竟百年同是梦,长年何异少何为。

Horror(惊栗)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
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Humor(幽默)

山邮花木似平阳,愁杀多情骢马郎。
还似升平池畔坐,低头向水自看妆。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君还秦地辞炎徼,我向忠州入瘴烟。
未死会应相见在,又知何地复何年。

Parody(仿效)

满帙填箱唱和诗,少年为戏老成悲。
声声丽曲敲寒玉,句句妍辞缀色丝。

Poetry(诗歌/韵文)

忆君无计写君诗,写尽千行说向谁。
题在阆州东寺壁,几时知是见君时。

Romance(浪漫)

拣得琅玕截作筒,缄题章句写心胸。
随风每喜飞如鸟,渡水常忧化作龙。
粉节坚如太守信,霜筠冷称大夫容。
烦君赞咏心知愧,鱼目骊珠同一封。

Smut(情/色)

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
王孙醉床上,颠倒眠绮罗。
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

Spiritual(心灵)

露湿墙花春意深,西廊月上半床阴。
怜君独卧无言语,惟我知君此夜心。

Suspense(悬念)

忆昔封书与君夜,金銮殿后欲明天。
今夜封书在何处,庐山庵里晓灯前。
笼鸟槛猿俱未死,人间相见是何年。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梦君同绕曲江头,也向慈恩院院游。
亭吏呼人排去马,忽惊身在古梁州。

Tragedy(悲剧)

云高风苦多,会合难遽因。
天上犹有碍,何况地上身。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闻道秋娘犹且在,至今时复问微之。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无身尚拟魂相就,身在哪无梦往还。
真到他生亦相觅,不能空记树中环。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 角色)

休遣玲珑唱我诗,我诗多是别君词。
明朝又向江头别,月落潮平是去时。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 角色)

僧云裴相君,如君恩有几。
我云滔滔众,好直者皆是。
唯我与白生,感遇同所以。
官学不同时,生小异乡里。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 情欲)

官家事拘束,安得携手期。
愿为云与雨,会合天之垂。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 为”上/床”)

度日曾无闷,通宵靡不为。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读遍元诗与白诗,一生少傅重微之。
再三不晓渠何意,半是交情半是私。




(唉每次读这俩人的诗的时候,不是被甜得打滚就是被虐得打滚……
年轻的时候有多甜,分别的时候就有多虐。
我愿意用我二十斤肉换元白十年不分离(…

但是只要存在生老病死什么cp都能虐哈(呸

※因为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强调cp是元x白哦。

这两个人如果走校园风的话,大概一个是风流校草性格直又喜欢胡来所以虽然成绩好但不被老师待见看似老司机其实是个文艺青年偶尔写写小言(什么?!)
另一个是学习使我快乐的好脾气学长隐藏闷骚属性和一颗想浪的心偶尔矫情哭鼻子(不)反正也是高贵的文艺青年。

总之俩文青男神呗(此处需指路群号(x

这样的设定谈起恋爱来一定很俗套但是很甜很有趣吧(‵▽′)

【慎】玉斧(上?)

※食用注意:
赵匡胤中心
现代黑帮paro
胤普有
雷·OOC·坑

其实是搁置太久写不下去了……放上来看能不能刺激自己写完ಠ_ಠ
太羞耻不打tag。
我爱追星,追星使我快乐。

斧头帮的老大赵匡胤是个厉害的男人。

说起斧头帮,自然要提赵匡胤随身携带的武器,那把精致的玉斧。
不过再精致说到底也是玉斧,大家私下里也很好奇,难不成赵匡胤的武器就是这么个玩意?杀伤力还不如他手下那些真斧头,更不要和真枪实弹比了。

反正我不信。
仇家们摇摇头。
堂堂斧头帮的老大,怎么可能拿个玉斧防身呢?明明就是个装饰品嘛。

直到他们听说两个传闻。

第一个传闻。

赵匡胤是个爽快的黑道。爽快的男人离不开酒,黑道也离不开酒。
赵匡胤自然也是爱酒的。

然而斧头帮某个不怕死的哥们冲着他老大嗜酒过度这事去提意见去了。

据说赵匡胤一开始还是心平气和的,直到那人说“我帮成立之初的骨干王审琦就是因为帮主您总劝他酒才患了一身病的帮主为何还不吸取教训成天饮酒作乐实在愚蠢”时赵匡胤怒了。
你当这是古代啊?给老子来什么劝谏这一套是不是作死?老子可不是狗屁明君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想听!
赵匡胤抡着玉斧就朝那人脸上一挥。

脸没事,就是牙掉了好几颗。

仇家有些意外,没想到这玉斧还真能伤人啊?

第二个传闻就不得不提赵匡胤最亲密的帮会干部赵普。
赵普打从斧头帮成立前就一直跟着赵匡胤。据说斧头帮能成为如今第一帮派,赵普是第一功臣。赵匡胤也把赵普当成亲哥哥般地对待。

亲哥哥?斧头帮的人也说不清两人的关系到底像什么。反正很好就是了。

赵普作为骨干成员,每天处理着斧头帮大大小小的事情。手握重权,平时做事也多少胆大了些,该做的不该做的都不曾犹豫。赵匡胤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赵普行事他一向放心,也就放任他去了。

虽然赵普难免会招来他人的不满,但大部分人碍于他骨干的身份,也只能把埋怨藏在心里。

可惜不是所有人都懂这个理。

又是一个不怕死的哥们。一路上推开拦截他的人,未事先汇报就撞开了帮主的门。

“你什么事?”赵匡胤有些不爽。

“帮主!我要举报书记赵普!”
然后便是长篇大论,无外乎此人胡作非为贪污受贿居心叵测实在可耻。

赵匡胤翻了个白眼心想你小子当你爆的这些料我不知道吗。
赵匡胤是个会把心情毫无遮掩地表现在脸上的人。稍微有点心眼的人都知道他现在很生气。

如果是有点没心眼的人呢?
“老大你真不该重用这种滚蛋啊!”
自然会继续把赵匡胤的怒火点得更高。

您的好友玉斧上线了。

两颗门牙无一幸免。

听闻此事的仇家们又愣了。
这人甩玉斧甩得这么顺手,难不成是真把它当武器了?可它顶多就砸个牙啊?

拿这玩意防身的赵匡胤还真是威猛啊。

===============

斧头帮的死对头南水会开始有动作了。

虽说斧头帮目前势力最大,但仍有小部分帮派未解决。
南水会就是一个,且是最难搞的一个。

南水会派遣到斧头帮的卧底带回了最新消息,说瓦解斧头帮的最好机会来了。

赵普。

就在赵匡胤打掉了说赵普坏话的人的大牙时,危机暴露了。

起初赵匡胤在气头上,吼着“把这人交给赵普处理”。但不一会他消气了,便立刻改了主意。
“罢了罢了,放他一马!给他点钱让他去镶牙!”

有的人感受到的是赵匡胤作为一个黑帮老大难得的仁慈。
而卧底却得到了不一样的信息:赵普失宠了,大势将去!若能从赵普入手,破坏二人关系,斧头帮必遭重创,南水会的崛起可想而知。
卧底在心里飞快地盘算着。计划已经成形,接下来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关键人物。

====To 会有吗 be Continued====

第一个改的打鸟梗,顺便心疼王审琦1s。
第二个你们都懂得。
南水会这个名字我直接百度某人偷来的。

我一开始是多想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黑帮老大爱上我的甜文啊——

lft排版太狗了。

【每天都丑出新高度.........】



乐天的头发一定很软嘻嘻嘻

I COME BAAAAAAAAAAAAAAAAAAAAACK【。



借Tom普&Jerry逊表达一下回归的喜悦【微笑

“老子回来咯这回你小子知道怕了吧”(不是

我真的想相信他不是借张生自寓 可我又很恐惧那些权威 或者说是这种“我没证据可我就知道他写的是他自己”的文人的直觉(´;Д;`)






反正没证据我不信!!!!!


给孔夫子想了个洋气的名字,叫Johnny(仲尼)【【别打我!


你被人骂了一千多年,我却无能为力。


还有比我画的更丑的狐狸吗??!!?!


手毁XD

☆pocky game☆

 

p1~与大官家~

 

「……官家自重啊……大家都看着呢。」

「则平多心了,我只是示范一下这个的正确用法啊。」

……可是你看到皇弟的眼睛都喷出火了吗?

 

p2~与二官家~

 

不甘寂寞的二义怎么会错过这个调戏美人的好机会——结果却——狐狸和皇弟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

半夜会被二义敲门的吧……怕怕。